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企業動態 > 正文
中國游戲用戶突破6.4億 市場面臨美日韓競爭
www.jianbct.com  2019-08-02 13:59  

  原標題:中國游戲用戶突破6.4億 市場面臨美日韓競爭

  手游的紅利增長正在放緩。

  8月1日,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(GPC)聯合IDC發布了《2019年1-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》。報告顯示,2019年上半年,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1140.2億元,同比增長8.6%。

  其中,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770.7億元,同比增長21.5%。移動游戲用戶規模為6.2億人,環比增長0.6%,同比增長6.0%。從2019年第二季度開始,移動游戲用戶規模增長開始放緩,整個游戲行業用戶規模超過6.4億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上半年,中國自主研發游戲實際銷售收入為921.4億元,同比增長15.4%。其在行業中的占比呈持續上升趨勢,從去年同期的76.0%提高到80.8%,繼續保持市場收入的主導地位。

  但是,在海外市場,中國游戲廠商面臨著來自美國,韓國,日本等國企業的挑戰。“這四個國家的游戲廠商,在整個游戲領域營收占比最多,大概有79%的份額。但是中國只占16%,幾乎只有日本的一半。”App Annie大中華區負責人戴彬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認為,中國廠商對成熟市場的投入,還沒有非常重視,因此也有很客觀的增長空間。同時,這些市場又是全球營收增長最快的市場。在人口紅利消失的背景下,要去瞄準經濟紅利。這意味著,開發者需要改變戰略戰術和投入。

  成熟與新興市場兩重天

  作為游戲企業重要收入來源之一,2019年上半年,中國自主研發游戲海外市場,實際銷售收入達55.7億美元,同比增速20.2%,這一速度明顯高于國內市場收入增速。其中,角色扮演類,策略類和多人競技類(MOBA)游戲最受歡迎,收入合計占據海外總收入的83%。

  從覆蓋的國家來看,今年上半年,傳統游戲發達地區北美,日本和西歐,成為中國游戲企業出海市場規模前三名。一方面,這些發達國家市場對于產品質量的要求更高,游戲發行渠道也相對集中。另一方面,用戶相比于新興國家市場,也更有付費潛力。因此,這些國家也成為了全球游戲廠商的必爭之地。

  App Annie與Google聯合發布的報告顯示,在成熟市場的移動游戲用戶支出中,中國移動游戲發行商的市場占有份額較低,與2018年上半年相比,2019年上半年所占的份額不足20%,但用戶支出年平均增長51%。

  與之相反的是,在新興市場,中國移動游戲發行商的市場占有率處于領先位置。其中,在印度的用戶支出年增長率高達110%,其次是俄羅斯為73%。而在巴西和印尼,中國移動游戲發行商的用戶支出增速,遠不及日本移動游戲發行商。

  戴彬分析,在韓國市場上,角色扮演類游戲的營收主要由韓國本土發行商獲得,而策略類游戲則是中國游戲發行商未來的機會。另一面,在全球最大的美國市場,不同游戲類型和不同國家發行商的表現較為均衡, 中國移動游戲發行商在策略類游戲中有不俗表現,但需加大對休閑類和角色扮演類游戲的開發。

  “以前廠商出海,都談要降維打擊,要快速占領當地市場。這種策略在新興市場非常有效,但是在成熟市場要用不同的策略,才可以從成熟市場的經濟紅利里面,取得我可以取得的部分增長。”戴彬進一步解釋。

  變現能力亟待提高

  目前,中國游戲市場發展迅速,游戲研發水平不斷提高,中國自研游戲產品在海外的競爭力也在不斷加強。另一方面,國內游戲市場生存壓力較大,很多企業為求生存,出海成為了必然的選擇。

  從上市公司財報數據來看,南陽日報電子版在財報中公開過海外市場收入,且收入超過1億元的23家上市游戲企業中,有7家公司2018年海外收入增幅超過80%,14家收入增幅超過40%。

  另有數據顯示,2018年,騰訊,網易兩家主流廠商,在海外AppStore和GooglePlay的總收入達到了4.72億美元,相比2017年的7800萬美元,增幅高達505%。這一增長得益于騰訊《PUBGMobile》,《ArenaofValor》和網易《荒野行動》產品在海外的出色表現。

  與此同時,騰訊在2018年還先后投資了育碧,藍洞,Kakao Games,Grinding Gear Games等海外游戲企業及工作室。網易則戰略性投資了Bungie,Jumpship,Improbable等游戲工作室。越來越多的中國廠商瞄準了海外市場,但是在收入結構和營收上,亟需多元化提升。

  戴彬透露,在全球移動游戲用戶支出Top1000的游戲中,海外其他國家發行商的游戲混合變現,即用戶支出加廣告收益的比例高達1/3,而中國發行商的混合變現比例只有15%。“娛樂和IP最天然的結合還是游戲,除此以外,我們看到IP周邊和線下也有一些其他的變現的方式,比如一些音樂劇或者是舞臺劇。”

  在業界人士看來,游戲的IP價值還沒有發揮出來。在1993年,第一部游戲改編的電影《超級馬里奧兄弟》并沒有獲得預想的成果,此后多部游戲改編的電影,也基本都以失敗收場。直到去年,《魔獸》和《憤怒的小鳥》兩部電影在中國算是一定程度上的成功,《魔獸》更是斬獲了15億票房。

  今年,另一部電影又刷新了記錄。近日,衍生真人電影《大偵探皮卡丘》一舉成為歷史上票房最高的游戲改編電影。截至7月14日,南陽日報電子版其北美累計票房已達到1.43億美元,而全球累計票房達到4.36億美元。

  但是,這些游戲改編電影的成功案例只是鳳毛麟角。App Annie 大中華區游戲商務總監張國威認為,占據頭部位置的游戲,大多數是不斷在更新,將新內容加到游戲里面來,從而把自己的生存周期拉長,這也需要IP本身的促進。“首先,你不要去挑戰別人的固有習慣。你不管有多么強的IP,但是你最后呈現的方式,必須要以一種在當地市場,可以被接受的方式呈現。”

  隨著越來越多新興市場的崛起,中國游戲廠商還會面臨更多的競爭。上半場的競爭比拼的是紅利,而下半場則更加考驗開發能力以及內容的創新。

打印該頁 】【 關閉窗口
相關資訊